我十六歲,我沒有手機      【  Angela Lin

  (作者為澳洲布里斯本12年級學生)  

近日看到不少台灣「卡奴」的問題,心理有所感觸,以我一個高三學生的觀

 點,我認為問題就出在小孩的零用錢取得,及更進一步手機使用的問題上。

  

我今年十六歲,即將升上十二年級,從五歲舉家移民澳洲至今,我沒向父母

 領過零用錢;更由於每天由父母接送上下學,所以也沒有使用手機的需要,

 至於連我母親在澳洲都申請不到的信用卡,在我,更別提有沒有信用卡的問

 題了。

 

 

我不知道其他亞裔澳洲孩子的情形,但我知道我的澳洲同學不少跟我一樣,

 

沒有手機、沒有零用錢也沒有信用卡。難道我們這種年級的孩子不需要社交

 或不缺零用錢嗎?事實上,我們也需要買朋友間的生日禮物,再加上情人節

 

、聖誕節等等,彼此間的互相饋贈,禮數也不少。只是,我們習慣自己去掙

 

 

在澳洲只要滿十四歲又十個月就可以開始打工,事實上學校在學生滿這個歲

 數後也會安排兩週的工作實習課,所以澳洲孩子普遍都有自己打工的習慣。

 我的不少同學會利用下課到超市或速食店打工,一小時澳幣七元(一澳幣大

 約二十五台幣)的基本工資,一星期做兩天,每天五小時,一週就有七十元

 的收入,這可能是他們的零用錢,也有的同學還必須按比率分擔家裡的開銷

 ,收入七十元,也許他要上繳家庭信託二十元。

 

 

沒到超市或速食店打工的同學,有的會利用假日替人洗車,一家三兄妹沿著

 社區挨家挨戶的按門鈴尋找工作機會,洗一輛車五元,一天下來洗個十幾部

 車的機會不是沒有;還有就是發傳單或替慈善單位募款,或是像我,利用下

 

課幫其他較小的孩子做伴讀,一小時澳幣十元左右,一週工作六小時,這就

 

是我的零用錢。到了十一年級,我也開始幫其他孩子修改作業賺錢,及利用

 暑假找商機替台灣來的商人做口譯,林林總總的小工作,就是我們的零用錢

 。弟弟今年十二歲,他則幫鄰居清理游泳池或垃圾桶,賺取自己的零用錢。

  談到手機,可能是環境不同,在澳洲一般同學上下學都由父母接送,所以除

 了通學的同學會用手機外,很少看到同學用手機,甚至像我們學校,根本禁

 止學生帶手機到學校有手機的同學幾乎都使用預付卡,父母通常都給一個

 月十五至三十元(約台幣三五○至七五○)的額度,方便父母連絡我們用。

 如果不用預付卡,電信公司也有所謂限制通話費措施,手機的申請如是父母

 

為子女申請手機,可要求電信公司做通話額度限制,只要孩子手機額度超過

 限定就自動斷線

 

 

談到預付卡,電信公司為了方便使用預付卡者,還推出預付卡與預付卡間互

 打免費的優惠專案,我想這些都是推出給學生的優惠措施吧!手機有通聯需

 要才能使用使用有額度上的限制盡量找免付費的方式通話,至於在家裡

 孩子使用電話需要通過父母同意等等,這些都是澳洲父母給孩子「省著用錢

 」的基本花錢觀念。

 

 至於我們家人沒有信用卡可以用的問題,並不是我們沒有用卡的習慣,而是

 因為媽媽在澳洲是專職的家庭主婦,雖然其名下有存款,但是沒有薪資收入

 

,根本就被發卡銀行拒絕,辦不成一張信用卡。所以我們家只要現金卡,沒

 

有信用卡,至於連讀大學的表哥都沒有的信用卡,更別遑小小年級的我有信

 用卡了。

 

 所以,「卡奴燒炭刷掉生命」、「當街搶劫,卡奴鋌而走險」,「百萬卡債

 、連累爸媽」等等台灣的卡債問題,以我一個小孩的觀點,認為問題就出在

 台灣父母給孩子錯誤的零用錢觀念及錯誤的使用手機觀念

 

 

動則數百、數千,甚至上萬的零用錢,拿得何其容易,花錢花的何其容易,

 用手機聊天聊到上千、上萬何其開心,燒錢又燒得何其容易,當然長大後信

 用卡也刷的容易多了

  

從小沒有掙錢不易的觀念,長大後又怎麼會有正確的金錢觀念呢!這就是一

 個十六歲小孩對卡債問題的見解。

 (作者為澳洲布里斯本十二年級高中學生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飛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