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 說 真的不能寵壞孩子
孩子不能寵

孩子不是寵物
我們則是訓練她們成長 培養能力 的訓練者

寵--只會讓孩子沒有獨立自主的能力
變成社會 國家 以及我們的負擔

"給他魚   不如教他釣魚"  
就像台灣人說的 萬貫家財 不如一技在身 
有能力 就不怕 沒得討生活 --by flyingbear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再富也要〝窮〞孩子     星洲日報╱副刊          文:柯世力 2006/07/31
前些天,帶兒子去逛書局,他吵著要我買一個精精緻、昂貴但不實用的
鉛筆盒給他,最後我只買了一個"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"的給他,他的嘴
頓時呶了起來。接著,他看中一個設計小巧玲瓏,曲線優美,尺面圖案
喧賓奪主地蓋過刻度的精美塑料尺,我買給他的卻是一把木尺。
他的嘴嘟得更有"克夫"(curve)了。我不作聲,打算晚上臨睡前
才透過故事開導他。
自升為人父後,我一再提醒自己要貫徹一個與
東方社會價值觀反其道而行的育兒理念──再富也要〝窮〞孩子
(雖然我並不富有)。幾年下來,我漸感難于堅持下去,直到
有一天我輾轉讀到南京大學一佈告欄上,一封署名為"辛酸的父親" 
寫給他上大學的兒子的"匿名信",才又深感無論如何得貫徹始終。
上述"私函大公開"(是無奈才將私函公開吧?)很有轉述的價值,
茲摘錄如下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親愛的兒子:
儘管你傷透了我的心,但是你終究是我的兒子。雖然,自從你考上大學,

成為我們家幾代裡出的惟一一個大學生後,心里已分不清咱倆誰是誰的

兒子。扛著行李陪你去大學報到,掛蚊帳鋪被子買飯菜票甚至教你

擠牙膏,這一切,在你看來是天經地義的,你甚至感覺你這個不爭氣的

老爸給你這位爭氣的大學生兒子服務,是一件特沾光、特榮耀的事。
在你讀大學的第一學期,我們收到過你的3封信,加起來比一封電報長

不了多少,言簡意賅,主題鮮明,通篇字跡潦草,只一個"錢" 字特別

工整,而且清晰。大二以後,從你一封接一封的催款信上我們能感受到,

言辭之急迫、語調之懇切,讓人感覺你今後畢業大可以去當個優秀的

討債人.........
最令我痛心的是,今年暑假,你居然偷改入學收費通知,

虛報學費......沒想到你竟會用這招來對付生你養你愛你疼你的父母親,

僅僅為了能出入卡拉OK及酒吧...我一想起這事就痛苦,就失眠。這已

成為一種心病,病根就是你──我親手撫養大卻又倍感陌生的大學生兒

子。不知在大學里,你除了增加文化知識和社會閱歷之外,還能否

長一丁點善良的心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閱畢這封信,我想起妻子懷孕第一次做超音波掃描時,做父親的

最關心的不是胎兒的性別,而是他到底是孤身上路抑或結伴而來
──雙胞胎甚或4胞胎?
難以兩全其美

我執教的學校,有2男2女各取名為"歡、樂、新、年" 的4胞胎兄妹。

我常看到他們的爸爸拎著4份一模一樣的便當盒在籬笆外分4次塞給

4名可愛的孩子,而每次看到他們蹦蹦跳跳地回課室享用,便知道

他們對便當的"內涵"相當滿意。我身為窮教員,如果孩子是結伴而來,

我所能給他們準備的便當的內容,恐怕會顧得了"量" 來顧不了"質"。

我之所有這種顧慮,主要受華人"再苦不能〝苦〞孩子"的傳統觀念所

影響。直到有一天,我那移居澳洲多年的老同學回國探親,及時給我

來個當頭棒喝。
據他說,澳洲人民生活富裕,然而他們在信奉上帝之餘

更信奉『再富也要〝'窮〞孩子』"的教育理念。

他們認為,在過份呵護下長大的孩子將無法自立並且不懂感恩。
他回國的第二天 ,我陪他冒著風雨出外辦點事,他指著一個被包裹得

像棉花團的華人小孩說:"孩子應當比大人少穿一件衣服。"他說在澳洲,

即使冬天時也很難見到"棉花團";如果是艷陽高照,母親們

也會別有用心地故意不撐開嬰兒車的遮陽棚。
我們東方家庭"再窮也要〝富〞孩子"的做法,看來有糾正的必要了。

那天晚上,我思前想後,決定等將來孩子入學了,為他準備一些

"其貌不揚" 的便當,以窮他物質,富他精神。
不同意義的象徵
其實,以上辛酸的父親在信里提到的不孝兒,恰恰是我們用傳統的

"再苦不能苦孩子"模型塑造出來的典型"模特兒"。

我手頭上有這麼一則資料:美國費城納爾遜中學門口有兩尊雕塑,

左邊是一只蒼鷹,右邊是一匹奔馬。雕塑所要表達的不是我們耳熟能詳

的鵬程萬里和馬到成功,而是*象徵一只餓死的鷹和一匹被剝了皮的馬。

原來,那只蒼鷹,為了加速實現飛遍五大洲七大洋的偉大理想,練就了

各種高超優雅的飛行本領,結果忘了學習覓食,只飛了4天就活活餓死

了。那匹奔馬嫌第一位主人──磨坊老板給的活多,就乞求上帝

把它換到農夫家;而後又嫌農夫餵的飼料少,又要求與其他馬對調,

最後到了皮匠家──不必幹活,飼料又多,好不愜意。然而沒過多少天,

它的皮就被皮匠剝下來做了皮革。
由此可見,一個缺乏起碼的獨立生存

能力及不懂得感恩的人,無論他有多大的才華,日後有多了不起的成就,

都不算是一個健全的人,都是一個生命有缺憾的人。
動物界有一套超越萬物之靈的育兒理念,許多動物在它們的幼兒還很瀛弱

時,會把它的幼崽含在嘴里或護在翼下,怕它們遇險而夭折;但當它們的

孩子長大些,它們會毫不留情地把孩子趕離自己身邊,讓它們獨自去經
風雨、練本領,甚至不給孩子留下回頭路。只有這麼做,孩子才能經得起

任何風浪之襲擊,才能夠絕處逢生。含在嘴里護在翼下和趕離身邊

(只掛在心上),都是父母對孩子不同的愛的體現,連動物也深懂

慣子如殺子的道理。
『再富也要〝窮〞孩子』才能逼孩子學習獨立前行,學會感恩惜福,

畢竟,孩子的後半生我們已不能參與了......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飛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