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newlifechruch-taipeitaiwan/article?mid=7448&page=0#7453

曾陽晴 — 王子真愛紀實 Good TV

《天降神賓》專訪人物 文 / 劉曉頤

一夕之間,他燒掉一屋子代表他學術成就的情色文學書籍,

做為斷絕過去的決心,他的生命以及和周圍的關係,

都宛若新生。

從前衛的情色文學代表,搖身成了一個虔誠基督徒,

曾被媒體封為「情色王子」的學者作家曾陽晴,

一個大變身,令人目瞪口呆。

 曾結合文學及兩性研究而獨領風騷,媒體爭相邀訪,

試想,這樣的「曾陽晴」竟然不「情色」了,

那會是什麼模樣?

如果你認識他、聽過他的分享,

你會明白:王子的變身,是因為找到了真愛。

邊寫童書邊玩另類 從高中開始,

曾陽晴就受到老師鼓勵而發掘了寫作的興趣,

大二那年為了這個興趣,還不顧家裡反對、戰勝媽媽的眼淚攻勢,

轉念看似較沒出路的中文系,然後勤奮寫作,

每天手寫二、三千字。

除了研究和寫作,曾陽晴還做過編輯、廣告創意文案,

堪稱全方位文字工作者。

至於「情色王子」稱號怎麼來的?

顧名思義,這是起於曾陽晴過去的研究領域—古典情色文學。

文筆可狂放可娟秀,收放自如,尤其擅長理論研究與闡釋。

一手寫童書,一手嘲風弄月,「鬼才」縱橫。

 提及過去那曖昧又火辣的封號,曾陽晴坦然不諱,

他表示,當時對此他不但並不羞赧,而且還帶點得意,

因為那確實發自他信主前的價值觀;

從前一位精神分析學老師還直接叫他「色博士」!

曾陽晴,向來不怕異樣眼光。

信主後,關注、價值觀都大不相同了,

而那一派坦蕩,始終自如。

內心哀榮不為人知 從小就這麼閃亮特出嗎?

是的,曾陽晴一直都成績優異、性格明朗,

褶褶令人注目,但成長歲月中的許多年來,

他的內心哀榮卻不為人知。

永遠忘不了13歲那年,有天從就讀的私立初中宿舍回家,

他的家,竟就硬生生在他眼前分崩離析了。

任職公家機關的父親因貪污被捕,房子被查封,

警員進進出出,媽媽姊姊哭成一團……還沒反應過來,

媽媽就邊哭邊趕他回學校宿舍,恍恍惚惚地,

他只知道,家毀了。

成績從此一直保持在全校第一名,少年曾陽晴人見人誇、人緣好,

然而,家庭卻是他的羞辱,直到大學畢業,

再好的同學他都絕不願帶回家裡;

同時,他苦苦掩飾,必須時時維持好形象,

只要成績一稍退步,他便立即警覺趕上,不容有失。

大三那年,父親出獄回家,他選擇繼續閉鎖,持續疏離,

實則愛恨交織。 暗夜迷巷 一心想靠成就走出家庭陰影,

曾陽晴憑著努力和聰明才智,以金瓶梅研究做為博士論文題材,

很快就在這個領域上闖出一席之地。

又受情色研究影響,曾陽晴習慣了「重口味」的成人童話世界,

生活模式飄忽不羈。 滿紙情色,闔上書的瞬間,

「就像在舞廳跳舞出來,冷風一吹,感覺整個人生都是空虛的。」

曾陽晴一語道出其中荒蕪。

遊戲人間,說穿了只是他的困獸之鬥;

外表王子般意氣風發,

但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個徬徨無依的浪子,

暗夜裡迷途找不到家。

 ●如今他們之間,比一般沒經歷這風暴的新婚夫妻更情深意篤。(曾陽晴 提供)

來自於原生家庭的自卑、疏離卻持續蔓延,

以至於對親密關係他並無盼望。

遇到了同樣從事藝術工作的妻子,

他們自認瀟灑地草率結婚,沒有婚紗、婚禮,更沒有蜜月,

甚至婚後依然我行我素。

七年婚姻生活中,曾陽晴都還延續著單身模式,

不願生子、不管妻子感受,漸漸,

夫妻關係冷漠架空,而他不但無意挽救,

還繼續玩世不恭。

「如果沒遇到耶穌,他的生命就會這樣下去了吧!」

曾陽晴感嘆。 浪子遇見耶穌 無疑的,到此為止,

「曾陽晴信主」,就像則天方夜譚。

那麼換個角度試想:如果浪子遇見耶穌,

又會變成怎樣一齣人生戲碼?

就在一切最糟的時期,妻子信了耶穌,

很快還成為引領浪子信主的天使。

眼看著自己的妻子,從一個自我中心的藝術工作者變成虔誠基督徒,

還不計前嫌向他傳福音,無神論的曾陽晴終於跟著去教會了。

口裡說是「怕妻子嘮叨」,其實是他內心受到了一種說不出的微妙感動。

於是就在一次跟著妻子去監獄服事,

看到當場的服刑者時,

突然有聲音在心中迴響:「你和他們有什麼不同?

一樣是活在無聊無助中!他們都願意信,

你又願意做些什麼改變?」彷彿上帝對他說話,

他對自己生命的逃避蹉跎,無所遁形。說來奇妙,

一直都自命不凡,卻在那次的監獄探訪中,

他透視了自己生命的荒蕪。

曾以情色研究掛帥者自豪,荒廢人間真情,

明白了耶穌捨己的真愛後,他卻照見過去的敗壞。

這是一個轉捩點,他開始試著看聖經,

敞開心門接受耶穌走進來。

「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,便知道祂是美善,

投靠祂的人有福了!」

(詩篇卅四篇8節)

浪子遇見耶穌,

漂泊的心在主愛從此竟找到了永恆的歸宿。

燒出新生

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是新造的人,

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」

(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)這段經文,

正是曾陽晴的生命寫照。

自從信主,他開始是一個新造的人,滿懷信心,

蓄勢待發。

「你要聖潔。」有一天,他聽見主這麼對他說,

於是一夕之間,他竟無反顧地燒掉了一屋子值幾十萬、

代表他學術成就的情色文學書籍,博士論文題目也改了,

〈唐朝景教文獻思想研究〉是他後來的題目,

景教即古時的基督教。

這個壯舉,足令所有學界人士及追隨者跌破眼鏡;

而以焚燒的決心斷絕過去,曾陽晴竟也走出不同的成就。

因為他燒出的是新生。

是妻子使他認識信仰,他釐清了情色與真愛,跪下禱告,

求神也幫助他重新真正地愛他的妻子。生平第一次,

曾陽晴那麼懇切地祈求可以好好愛一個人,

他的生命以及和周遭的關係,都宛若新生,

而妻子也在主裡願意與他和好。

為了彌補當初草率成婚,教會禮堂紅毯處,

曾陽晴夫妻並肩站立,對主宣誓他們一生彼此扶持。

這一刻,他們望向彼此的眼神,比沒經歷過風浪的一般新婚夫妻更情深意篤。

 回首已放晴 除了婚姻,曾陽晴心中還有個需要醫治的破口,

也是他破碎的根源。

拿到了博士學位,又二度蜜月,

36歲的曾陽晴看似一切都有了,但他夜深人靜時,

腦子裡總盤旋著一段失落的美好時光,

即13歲之前跟父親共度的回憶。

父親最疼他,小時候總特別帶他一個孩子出去拍照,

陽光燦爛地對著他們笑……有一晚,妻子在洗澡,

他獨自在客廳看聖經,

讀到一段經文:

「要以恩慈的心相待,存憐憫的心,

彼此饒恕,正如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。」(以弗所書四章32節)

靜靜地,淚水蜿蜒滿臉。

這麼多年來,他以為自己早已漠然,

原來,這份父子情始終是他最深的憾痛。

上帝光照他,也給了他勇氣,

他決定不計一切與父親恢復起初的愛。

 那之後,他經常抽空陪伴父親,用心找回失落的時光。

81歲的父親患有退化性關節炎,

他還會在帶父親去醫院時,

把握機會開口大聲為父親禱告,人來人往,

父親的眼神透露著極大詫異。

或許此舉在人看來是突兀的,眾目睽睽,

試問他不尷尬嗎?

其實他不是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

而是更在乎父親的生命和這份關係。

這樣過了半年後,父親突然說要受洗了,

「因為我看到我的孩子改變了,

我願意來認識我最愛的兒子所信的主。」

一手攙著父親,一手攜著妻子,一回首,

天已放晴。

「情色王子」找到了真愛,

「色博士」成了景教學者;

頂客一族呢,也想要孩子了。

曾陽晴夫婦已有一女,小名叫果果,

紀念這孩子的生命是聖靈結出的果子。

曾陽晴,如今這個陽光般的男人,

為了幫父親打蚊子而成了個除蚊專家,

在家總勤快地作菜、做家事,人人都豔羨地說,

妻子和女兒被伺候得像兩個公主。

 眉眼間依然有股精靈捉狎,笑起來卻單純如新生,

曾陽晴宛然晴空下走出,神采飛揚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飛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